14463186_10207555339986922_5792807802237892199_n.jpg

前陣子,小尼遭受到來自上座部「明顯沒道德」所執行的「白色恐怖」,當時礙於手邊稿件想盡快交出,及避免遭人話柄,認為小尼有意想破壞活動之嫌疑才發文,故選在此刻發文,因為該忙的都已經忙完了,所以決定用點時間,好好交代說明一番。
 
過去一年來,與「明顯沒道德」互動方式,都是網路上請法,也表明自己有考慮想轉南傳,不知道是否他願意接受依止? 「明顯沒道德」表示他長期在國外,就線上依止,等他回台長住再說。小尼也表示,自己目前也還沒有因緣能到道場住,還有一些事情被困住,尚待解決,一切都還要時間,也不知道小尼想轉南傳的因緣,是否能如願,只能耐心等待,看因緣是否有機會成熟,因此一切都不急,就先保持現狀就好。
 
某天,一位居士來問小尼,說道場想辦短期出家沙彌營,缺法工,問小尼是否願意幫忙當法工?小尼仍然是照著本雅禪師所說,修不動就先「培福」的想法,及報恩的心情(因為每次能去禪修,實在感謝道場的照顧,所以想藉這機會回饋道場),所以立刻答應當法工,但也表明,自己什麼都不會,什麼都不懂,完全沒當法工的經驗喔! 居士說沒關係,大家都沒辦過這沙彌營的經驗。後來小尼擔心自己沒經驗會拖累別人,於是透過關係,找到一位尼大姊,想諮詢他一些經驗,希望她能給小尼建議。
 
居士將小尼拉進群組後,小尼看了一下課程表,轉給尼大姊看,尼大姊給小尼的建議都相當中肯,於是小尼請示群組成員,是否能邀請尼大姊進來群組分享他的經驗,群組同意後,小尼才邀請尼大姊進來表達她看過課程表後的建議。後來大家決定要開會討論,但因為時間喬不攏,最後只剩尼大姊、小尼、楊老師、李居士四人在台北開會,尼大姊及楊老師準備從外地來台北會合。因為楊老師及李居士要帶小朋友去爬山、看佛塔,所以大家決定就選定那天開會,避免楊老師要再次北上,因此那天尼大姊自掏腰包北上跟我們第一次見面開會討論。那次開會,其實有考慮到因為護法會認為場地不適合舉辦,萬一小朋友出事(當時限定兒童營,因為住持bhante說希望能看到年輕的沙彌,不要都是一堆老人出去托缽),那是護法會要扛責任,所以其實他們並不是很樂意辦這活動。接著討論道場環境問題,是否需要先幫道場募款,改善建設?李居士表明不需要幫道場募款,因為道場有五百多萬經費,只是不想再浪費錢用在建設上,他們更想買地重建。這部分小尼只有感到困惑,既然有經費可以使用,為何還要在臉書上募款需要修繕的經費呢?自己直接拿出來修繕不就好了?想買地就用買地的名義募款啊!專款不是要專用嗎?這樣我們護持道場建設的錢,可以拿去買地嗎?一些疑問在心中不知該如何尋找答案,可也不想多管這部分的事情了。
 
第二次會議地點選在舉辦該活動之道場,因為尼大姊不知場地樣貌如何,藉此機會,順便了解場地相關事宜,開會成員一樣是我們四個加上「明顯沒道德」尊者(開會重點是課程討論,及北部發展座談會,與海報必須重作等事宜),這次尼大姊也是自掏腰包到南部開會,感恩楊老師有供養尼大姊車資補助。
 
上述這幾段,小尼想表達的是,小尼做任何事情,都有請示過才動作,過程中完全沒有自作主張及想發號施令的想法,更無將任何人當成奴隸的念頭。
 
而讓讓尼大姊第三次自掏腰包北上,就是為了商談1/6借場地辦活動的事情,那次開會成員是尼大姊,小尼,李居士及其妻子,我們四人要與場地負責人開會。那次我們先到尼大姊房間集合,在尼大姊房間等待期間,小尼有問尼大姊是否介意幫短期出家的syl剃頭?因為北尼其實不能幫syl剃頭的,所以小尼認為之前尊者要我們北尼負責幫忙短期出家的syl剃頭一事,並沒有護持到我們北尼戒清靜的部分,小尼與尼大姊討論,也許讓「明顯沒道德」的syl母親去剃,可能比較好些。但「明顯沒道德」的syl母親在活動現場,其實也讓人頭痛的,因為她時常與住持bhante吵架,這是有損出家眾整體形象的。後來李居士補充說:「對啊!他們夫妻時常吵架。」小尼接著說明,一些不知道他們是夫妻的人,只會覺得為什麼一位syl時常在跟住持bhante在吵架,這在出家眾的倫理上、威儀上,都不是很理想的示現的。尼大姊問:「那不能請他的syl母親暫時不要出現嗎?」小尼:「不可能,聽說只要他返台,他syl媽一定會出現在道場看兒子。」李居士補充說:「syl平常不喜歡住道場,因為總是跟住持bhante意見不合,是為了要看『明顯沒道德』才勉強住道場的。」
 
1/6活動開始佈置場地時,小尼第一個到場,楊老師第二個到場,後來李居士帶了供養卡等東西來布置會場,當時他們帶的書,有人想參與助印,結果李居士回絕,要對方自己拿劃撥單去處理,他們不願代收,他們只願代收尊者的供養卡部分。當時小尼在一旁聽到時,建議可以一樣代收,但李居士說沒帶收據,無法開給捐款人,所以不願代收,後來小尼建議,可以請對方留下收件地址,再請道場淨人補寄收據給捐款人就好,但李居士仍然不接受小尼的建議,小尼只好直接與「明顯沒道德」溝通(當時小尼安排他在房間休息,於是致電給他)。小尼跟他講自己的想法是代收這筆捐款,這樣居士才有意願捐(很多人真的懶得跑郵局排隊,所以小尼也會特別外出去收捐款),且道場可以省下要被扣的手續費(劃撥帳戶收款人都會被扣錢),認為這樣對道場的利益比較大,因此應該要代收比較妥當,請示他最後決定是否要代收?他說小尼的意見相當好,是要這樣做沒錯,於是小尼就跟負責收他供養卡的居士講,小尼已致電他,跟他確認過,他認為可以代收,再補收據即可。小尼講這段,不是要邀功什麼的,而是想講,小尼並沒有對不起道場的,當然最後造成被封殺的下場,也沒有不接受。只是...可以接受,不代表就願意被人抹黑,所以該講的事實還是要講,就像遇到詐騙集團,可以分享被騙的遭遇,提醒人別上當的心情,是一樣的。
 
活動結束後,小尼仍是與他保持原先正常互動方式,所以後來第二次1/13活動海報設計出來後,「明顯沒道德」又line小尼,想請小尼針對這海報,給予意見。雖然小尼已經退出活動團隊群組,但因為有想依止「明顯沒道德」的想法,秉持願意為他付出的心情,因此還是花時間認真看過海報,並給予建議,後來他自己去與李居士協商該調整的地方,做出了調整過後的海報出來,但他傳來新的海報後,自己卻說出了對新海報的評論。
 
AA.jpg
 

BB.jpg

 

CC.jpg

 

DD.jpg

 

EE.jpg

 
既然又有因緣他主動來找小尼講話,小尼除了一樣滿足他希望小尼提供意見的請求外,就想順便講一下,小尼對那篇以道場名義發出的第一次感謝文的想法。
 
A.jpg
 

B.jpg

 

C.jpg

 
整件事情是從1/9開始發生的,因為臉書上某道場名義(他們的解釋是,這是居士自己擅自發出的)發出這樣一篇感謝文為整個白色恐怖之緣起。
 
1.jpg
 
 
其實因緣真的非常奇妙,小尼早在他們發文的前幾天,才取消追蹤「明顯沒道德」及其臉書社團,卻竟然又無意看到他們的那篇發文,這印證了會發生的事情就是會發生@@~~等小尼看到那篇文時,已經有33個人看過,並有7次轉發的紀錄,也就是說這7次的轉發,擴散出去又有更多人看到這不實的消息了,因此這讓小尼覺得道場相當過分,因為這是以道場名義發的第二封感謝文了,卻又「再次」的略過小尼找來幫忙成就活動圓滿的尼大姊,這讓小尼覺得實在難以對尼大姊交代,因此只好自己去該篇文底下留下這樣的發言。
 
2.jpg
 

3.jpg

 
後來,一位幫「明顯沒道德」負責處理音頻的尼大姊(簡稱L大姊,才不會與幫忙小尼的尼大姊搞混),直接用微信打電話給小尼,問小尼到底發生何事?小尼表示,無法接受道場這種處理事情的態度,屢屢略過小尼請來幫忙的尼大姊,小尼要怎麼跟尼大姊交代呢?雖然尼大姊正在閉關,但出關後她還是會知道,且這也不是做人做事應該有的態度,過河拆橋真的非常沒品。然後L大姊說,她會去處理此事,問小尼:「如果道場同意撤下感激李居士的言論,或補上感激尼大姊的字眼,是否妳就可以同意將自己的那篇發文隱藏,不要擴大此事?」小尼表示可以同意,因為這樣小尼才好跟尼大姊交代,於是該篇文,小尼在他們調整文,不把李居士列為主要感激對象後,小尼也兌現承諾,將該文隱藏。
 
1/11一早,小尼又接到L大姊的來電關心,對話如下…
L大姊問小尼心情還好嗎?
小尼:「還好啊!就是這樣。」
L大姊:「我以為妳掉到谷底了?」
小尼:「為什麼要掉到谷底?」
L大姊訝異說:「妳還不知道嗎?」
小尼:「該知道什麼嗎?」
L大姊:「真的都沒人跟妳講嗎?」
小尼:「要跟我講什麼?」
L大姊支支吾吾了一會兒說:「矮油~這樣我不知道該不該講ㄟ? 講了我好像在搬弄是非。」
小尼:「請您就直講吧!小尼知道您一直是在幫助小尼的,且這樣話說一半,不是更奇怪嗎?」
後來L大姊說:「妳已經被「明顯沒道德」給開除了。」
小尼:「什麼叫做開除?」
L大姊:「全面封殺啊!」
小尼再:「什麼叫做全面封殺?」
L大姊:「「明顯沒道德」把妳的line、微信、QQ,臉書全部封鎖了,也吩咐淨人,不會讓妳參加2月的禪修營,包含妳要去緬甸的寺院證明,也不會幫你開。」
小尼:「這是不是有誤會啊?我一直很忠心在幫「明顯沒道德」做很多事情ㄟ...。」
L大姊:「不會,因為他留給我的音頻,氣噗噗的講很多,沒錯的。」
小尼:「好,謝謝您的通知。那可不可以拜託您,將音頻轉發給我,我想確認一下「明顯沒道德」的說詞,這中間是不是真的沒誤會。」
L大姊:「妳自己去看一下群組就知道了,而且「明顯沒道德」好像忘記妳也有在巴利群組,他那邊忘記把妳踢出去了,然後我們一起幫他整理書的工作團隊群組,他也忘記把妳踢走了。我想他這樣完全封鎖與妳的網路通信方式,就是要妳只能在13號去現場才能找到他,直接對話,所以才會留音頻給我,講到關於妳要不要去懺悔的事,如果妳在那天跟「明顯沒道德」懺悔,那麼事情或許還有轉圜的空間。為了妳可以去禪修、可以去緬甸,妳是不是去懺悔一下比較好呢?」
小尼:「我為什麼要去懺悔? 我又沒做錯事。去懺悔,就代表我做錯事了,不是嗎? 您覺得我該去嗎?」……
 
沒有做任何的發言,也沒有違返群規的狀態下,就被移出群組~

應該什麼都不需要再多說了,也沒什麼好說了⋯⋯

沒有什麼誤會好解釋,各自承受該承受的業果吧!

 

50323508_2365929270106559_7532501128190099456_n.jpg

 

49348615_2365929280106558_8900413981076750336_n.jpg

 
後來又與L大姊聊很久,她說「明顯沒道德」就是這樣的人,表示之前在QQ群組時,有次中級班口試,「明顯沒道德」的口試音頻貼在群組後,被一位學長糾正發音,結果「明顯沒道德」也跟L大姊抱怨,說那位學長憑什麼糾正自己的發音,然後「明顯沒道德」將那位學長刪除好友,也將其封鎖,後來學長以為QQ出現問題,怎麼不斷重新向「明顯沒道德」申請加友,都無法通過?然後又透過另一居士去與「明顯沒道德」詢問,才知道此事,後來學長只覺得這「明顯沒道德」讓人不敢領教,自己也退出好友了。這件事情小尼完全是聽L大姊口述,才知道原來「明顯沒道德」是這樣在處理事情的。後來大姊說,之前她有個朋友,看過「明顯沒道德」的面相就說:「此人非常冷血,切斷是完全不留後路給人走的。」同時L大姊也說有看到「明顯沒道德」的母親照片,從面相來看,感覺也不是很好相處,問小尼是否如此? 小尼說,相處時間不長,但沒有覺得是好相處之人,然後跟L大姊講,曾經無意聽到他媽接道場電話時,跟電話那頭的人講:「你很奇怪ㄟ,是你想要來我們道場掛單,你自己應該要再打電話來問,為什麼要我們回電給你啊?!」這估計是因為道場電話很難接通,因此對方可能希望執事人員能回電給他,但他媽這樣的語氣態度回復對方,個人感覺其實是不妥的。接著又與L大姊討論一些作法,L大姊不斷笑說:「『明顯沒道德』要是能通過妳這關的考驗,他一定能成長許多的。」
 
上述要表達的,是小尼沒有道聽塗說就被煽動,而是聽過L大姊給的音頻後,才真的確認,「明顯沒道德」是真的很沒道德的人。這讓小尼想起《真理的寶藏》270 偈~聖者不傷害眾生——漁夫阿犁雅的故事...佛陀問漁夫叫什麼名字,漁夫說,他的名字叫做阿犁雅。佛陀說,阿犁雅的意思是那高貴不傷害任何生命的聖賢,既然你天天都在傷害那些魚兒的生命,怎能配得上這尊貴的名字? 同樣的,「明顯沒道德」的言行,一樣配不起他自己的名字啊!!!真的是「明顯沒道德」了。
 
 
為什麼自己決定要取消追蹤「明顯沒道德」,也想在活動之後遠離「明顯沒道德」,其實是因為小尼在仍是團隊成員期間,李居士傳line要小尼去問「明顯沒道德」,關於他的簡介部分要怎麼寫,而給小尼重大的打擊的。這打擊讓小尼開始產生極大的動搖,當然自己也有嘗試想辦法處理自己道德潔癖的習氣問題,因此沒有當下立刻斬斷,仍是想辦法調伏自己,及想先圓滿活動,然後冷靜思考後再下決定。
 
在敲簡介時,「明顯沒道德」先給小尼一份大陸法友幫他寫的簡介(因為這準備將來出書要用的),讓小尼先看過後,再從這份已有的簡介進行微調。從他給小尼的簡介上,小尼發現,他有個頭銜是道場住持,但小尼檢查了一下尊者的資料後發現,他接任住持一職時,他只是一位沙彌,而非比丘。小尼提出這疑問時,他說當時道場護法會只要一位現南傳相的出家眾就好,沒有一定要比丘才能擔任住持。小尼是可以接受這說法的(跨到南傳不久,還不知道很多規矩),但現在住持是「明顯沒道德」的父親,那就不能寫擔任道場住持一事,因為這樣是謊言,不符合實際情形,所以小尼說,那就不能寫擔任住持一事,後來「明顯沒道德」說:「實際上我還是住持,只是是地下住持而已。」小尼問:「什麼是地下住持?為什麼是地下住持?」「明顯沒道德」說:「因為當時我要受比丘戒時,我的戒師知道我是道場住持,他要我放掉住持一職,且必須不能管道場的事情,為期10年才行,今年我是第9年,所以我現在還不能公開承認是住持。」「明顯沒道德」這一番話,給小尼超大的打擊,因為在小尼的認知裡,修行人怎麼可以背棄自己對戒師的承諾,而做出這種陽奉陰違的事來呢?這樣怎麼可能修行會有成就呢?因此他這一番話,讓小尼一時完全傻住,不知道該如何回應他。好險此刻他媽,又出現催促他去洗澡,說熱水已經幫他放好了,等他洗完,自己要接著洗(事實上,syl跟比丘,也不能這樣共用一間浴室的)。而有鑑於之前在跟他請法時,他那位syl的母親曾三次打斷我們的談話,催促他先去洗澡,於是小尼跟他說:「您還是先去洗澡吧!我寧願等您,也不想再次承受像上次那種壓力,好像自己在耽誤您什麼似的(明明被耽誤的是我的時間,該就寢了卻還在為這事情而忙,而且回房還會打擾到室友),您先去洗澡,我邊想想看,要怎麼潤這簡介好了。」他說:「嗯,這樣也好,避免被老媽子一直唸(還邊露出被母親關愛的滿足微笑出現)。」此時小尼感到鬆了一口氣,但也想著...「明顯沒道德」連自己對戒師的承諾都可以背了,將來一定也會背我的,因此...依止一事要重新慎重考慮才行了,否則照他所說,要依止他過持戒清淨的生活,就要將自己的錢捨給道場才行,以後有事情再請道場幫忙處理。可是這樣一來,一但我被他給背了,那下場不是很淒慘嗎? 果不其然...現在自己就遭遇被全面封殺的事件,真的很慶幸自己尚未轉南傳,否則此時真的是欲哭無淚了呀!真是護法神有保佑啊!
 
前年的1/11日,小尼在前往緬甸的路上;去年的1/11日,小尼在前往醫院的路上;今年的1/11日,走在前往正法的道路上,卻被心裡想依止的「明顯沒道德」,給斬斷了前往正法的道路上。
 
如今走在實修的道路上,加上讀過《阿毗達摩概要精解》後,因為更相信業,相信因果,就接納這是自己不善業的成熟現起,然後記得要保持好自己的速行心才行,避免又種下未來世不善果報的因,而增添自己的苦。
 
前些時候的這篇不想做吃力不討好的事文,實在是因為有人吃相難看了,才想寫的,沒想到,這「明顯沒道德」跟此人竟是一樣的@@,難怪小尼跟另一位尊者講起小尼被封殺的事情後,那位尊者只有神回小尼四字...「物以類聚」。
 
小尼可以接受別人不滿小尼的批評言論,但如果你一面批評,一面又沒骨氣的想從小尼這裡拿走好處,為自己抬轎,建立名聲,那麼小尼就不會讓這種事情發生,因為這吃相實在太難看。後來小尼得知,小尼退出法工群組後,後面也有四個人也退出了,這不妨可以思考,假如那個人是沒有問題的人,為何大家會陸續退出法工群呢? 被小尼拉進來的尼大姊,是因為人正在閉關中,沒有使用手機,才沒有退群的,假若他也退群,那就是一個活動,在事件發生後,竟然造成六人陸續退群的情形,那麼...有問題的到底是哪一方呢?
 
1/11晚上剛好有上課,9:30下課時又接到一通用line打來的電話。打來的人,小尼未曾與他直通話過,網路上倒是持續互動過蠻久的,電話一接通:「妳有玻璃心嗎?」小尼:「我為什麼要有玻璃心? 」對方:「妳不是被全面封殺嗎?這樣沒有玻璃心出現嗎?」小尼:「有玻璃心的是別人吧? 所以我才會在沒有違犯任何群規的情況下,直接被移出群啊!」電話那頭:「那些理論派的,不像我們這些實修派的,他們非常需要尊嚴啊! 妳沒顧好他們的尊嚴,下場就是這樣。」小尼:「喔~既然他們這麼需要尊嚴,為什麼不給北尼尊嚴? 同理心在哪裡呢?」電話那頭:「這就是理論派的做法,所以妳要小心,以前我也遇過妳現在的情況,所以提醒妳,下次不要再犯了,記得要顧好他們的尊嚴。」小尼:「喔~知道了,謝謝提醒。」
 
掛上電話後,小尼想到了《法句經》第一品 雙品
 
19.雖多誦經集,放逸而不行,如牧樹他牛,自無沙門分。
 
20.雖誦經典少,能依教實行,具足正知識,除滅貪·嗔·癡,善淨解脫心,棄捨於世欲,此界·或他界,彼得沙門分。
 
除了想到上面兩句法句之外,也想到自己很像是《慈悲三昧水懺》中的那個人面瘡,那位「明顯沒道德」真的太過驕慢,需要人時常將他捧得高高在上的,因此禁不起小尼這種嘴不甜的人在身邊的,也因為這樣,「明顯沒道德」就容易被嘴甜的人給煽動,對小尼做出這種全面封殺的舉動了。他犯下一個很嚴重的錯誤,才導致這篇文會鉅細靡遺說出事件發生的細節的,其實他只要直接與小尼開誠布公的談就好,不要到處去講那些過分的言語留給別人傳話,這樣小尼也無須為了證明自己的清白,而寫出這篇文出來了。因為慘遭這樣的對待,那是自己的業,小尼可以承擔的,但是...小尼找來幫忙的人,小尼可不容許他被人講成那樣,而且還是留有音頻在別人那裏傳,然後小尼默許這種事情發生。不允許,絕對不允許這種情況發生。
 
其實…如果真的相信發願、相信業,面對這樣的事情,真的是保持捨心在看待,而不是嘴上說說的而已。為什麼呢? 小尼從去年9月左右,就開始發願,「願能幫助我的淨人趕快出現,讓我未來的日子能過著持戒清淨的生活,不要再被別人批評持戒不嚴謹;願我能得遇善知識的接引,早日證得涅槃道果,解脫一切煩惱。」因為這樣的發願,所以因緣開始轉動,得以更靠近原本想依止的「明顯沒道德」。後來去年11月在另一位尼大姊的提醒下,說發願的目標必須要很清楚,所以發願得遇善知識的部份,要改成「願我能得遇『清淨』的善知識」,這樣才可以把妳帶到更正確的道路上。小尼在尼大姊的教誡下,開始改變發願的方向,因此目前因緣又再次轉動,要將小尼帶到更適合的地方去。這讓小尼想起去年有位尊者提醒小尼:「妳要保持住妳的正直,業自然會把妳帶到適合妳的地方,妳要相信妳的業,不要因此而產生動搖。」這時突然有很深的體會,原來你所喜歡的,不見得適合你~~
 
因為得遇兩位貴人的提點下,在此刻面臨到這樣的事情,小尼其實就是保持平穩心,「面對、接受、處理、放下。」
 
此時又想到...《法句經》第二十三品 象品
 
328.若得同行伴—善行富智慮,能服諸艱困,欣然共彼行。
 
329.若無同行伴—善行富智慮,應如王棄國,如象獨行林。
 
330.寧一人獨行,不與愚為友。獨行離欲惡,如象獨遊林。
 
 
當路走不對時,自然是會撞牆的,這樣才會知道此路不通。小尼目前就是被自己的發願給重新導向正路,因此才會遇上這樣的事情,看清楚原來想依止的不是善人,所以發生這樣的事件出來。因為相信業,因此真的是很平靜的看待這樣的事件發生,也知道會過去的。只是...為什麼還想寫出來?因為「明顯沒道德」實在太過分,還要到處去說嘴,小尼認為這舉動真的是「明顯沒道德」到了極點,所以決定公開自己慘痛的經驗,讓人知道接近「明顯沒道德」自己要注意的地方是什麼了。
 
但不得不說,當過律師的嘴是厲害的,說出的話語,丟給你的,是讓你進退兩難的選項,無論選哪一條,應該都還是會有後話的。因為把妳說的妳是因為分不到甜頭,所以故意把事情鬧大,然後又設下必須當面道歉的條件,事情才能有轉圜空間(注意:是"才能",而不是肯定喔~不是那種懺悔後就得清淨的情況喔~)。
 
因此,小尼才會發
誠實語功德分享文,證明自己的清白。
 
這裡想推一下
《真理的寶藏》126 偈~死後的趣向——老沙彌提舍的故事這則法句故事,文中那位比丘所說的...「這不是你的錯,也不是我的錯,這一切都是前世的因緣在這一世償還。」...這正是小尼此刻的心情,這不是誰的錯,這只是業的運轉罷了~~ 誠心推薦,這本《真理的寶藏》-法句經註解·故事·評論,真的是一本相當實用的佛法工具書,很多故事,真的是很貼近生活,可以幫助我們思考調整很多觀念,協助我們解套,生命中面對的苦。
 
後來一位居士來跟小尼講,之所以會有全面封殺,是因為小尼1/10在臉書分享這些....看到這篇《真理的寶藏》209 - 211 偈~愛慕追求自我者——三名出家人的故事
 
5.jpg
 
這篇文,其實早在1/6活動之前,小尼就分享給「明顯沒道德」看過了,也提醒他,小尼有聽到有人講「夫妻吵架」的形容詞出來喔! 後來他直接用line打給小尼,我們講了快1小時的電話。
 

S__3596395.jpg

 

S__3596393.jpg

 

S__3596394.jpg

 

他還說到感謝小尼的提醒,認為小尼是個很正的道友,以下截圖為證明,那篇文分享給尊者後,我們仍是保持良好互動(雖然打算遠離,也想好聚好散的,所以一樣保持良好互動及付出),因此他說基於私心,希望小尼1/6能到場幫他,小尼也允諾會前往幫忙。
 

S__3596385.jpg

 

 
而小尼實在不知道,為何同一篇文,發在臉書上就要被講在影射他們一家人?更奇怪的是,他也接受居士這樣的煽動,而做出全面封殺的舉動。後來居士問小尼,當初發那篇文,是否想影射「明顯沒道德」他們一家人?
 
1.jpg
 

2.jpg

 

3.jpg

 
所以結論出來了,自己對號入座,然後又不直接與小尼好好面對面的和平講開對小尼的不滿,然後好聚好散,不需要這樣漫天找人抱怨小尼,在背後說嘴,然後用這樣暴力的作法對待小尼,這導致此篇文的產生,這樣的因果,是「明顯沒道德」自己要去負責的,就自己承擔一切吧!《真理的寶藏》244 & 245 偈~無恥的過活是最容易的事——小沙裡尊者的故事
 
其實小尼也感到很納悶,為什麼「明顯沒道德」不能走好聚好散的路線,卻選擇要留言給別人,然後再讓別人來告訴小尼這些事情。剛好今天新聞講到「有馬妹」移情別戀的事情,但他們世間人沒修行的,都可以好好和平談分手,為什麼他要用這樣後來的動作對付小尼,而不選擇直接談開,然後各走各的路就好,要把事情弄成這麼複雜。

 

這居士真的對小尼很保護,一直默默幫小尼喬事情,小尼有跟他說,不需要再去講什麼,因為面對「明顯沒道德」這樣的品德,小尼只想用最快速度逃開,也永遠不可能吃回頭草了,又不是傻子。所以...不需要跟他再去說明什麼,因為明明同一篇文已經使用過,且小尼也講,知道故事內容是與他們家不同的,那只是提醒他要小心,因為在禪修營期間,他們夫妻時常大聲吵架的,這不是只有小尼聽到而已,反而因為「明顯沒道德」幾次提醒小尼,想在道場安住,要多修佛隨念及慈心,且有人知道小尼想依止「明顯沒道德」,才善意提醒小尼,要多觀察才行,小尼也才開始注意觀察的。

 
小尼想說,上座部的法,完全沒有問題,絕對是正法。有問題的是負責傳法的人的態度及做法的問題,這日後會寫幾篇文章說明。很可惜,「明顯沒道德」他沒看懂他戒師為何要給他這樣的指令,而糟蹋了他戒師對他的期望。假如他遵照他戒師的指令,這10年好好過持戒禪修的生活,那麼相信他應該就能把法學完,然後回台長住,讓自己有能力指導大家如何禪修,而不至於讓每個想學法的人,都必須去緬甸學習才行。他背棄他戒師給他的教戒,結果導致自己目前仍是空砲彈一枚,只有嘴上功夫,卻無法實際有效幫助有心想學好禪修的人,也讓自己在面對事情的處理上,沒有穩定的步伐,才會被居士給煽動了,實在是非常可惜。這又讓小尼想到了這篇《真理的寶藏》282 偈~增長智慧之道——婆迪拉尊者的故事,只是不知道「明顯沒道德」明年回來接住持,又有多少能力可以有效幫助大家呢?
 
S__3596397.jpg
 

S__3596398.jpg

 
很可惜,在台灣有許多尊者有能力幫助我們上禪,卻沒道場可以運作;但「明顯沒道德」有道場可以運作,卻又沒有能力可以帶人上禪。這是上座部難以在台發展的原因吧!否則其實以現在年輕人來說,相應的是上座部的佛法,而非大眾部的佛法啊!南傳真的在台很難傳嗎?個人感覺,真的是傳法的人的問題,而不是法本身的問題。
 
這篇《真理的寶藏》076 偈~珍惜智者的忠告——老婆羅門拉達的故事講得很好,小尼寫這篇,真的希望「明顯沒道德」能如他所言,保持捨心,能放下網路的世界,好好認真聽從他戒師對他的期許,專心學法,趕快把法帶回台灣吧!這才是真正能有效利益台灣人,弘揚正法的舉動。
 
真心感恩「明顯沒道德」給小尼的全面封殺,促使小尼必須提起勇氣前往本來不敢去參學的道場,因為小尼必須要找到一個可以依止的道場學習,才有可能過著持戒清淨的修行生活沒有這次的全面封殺,小尼也沒想要去嘗試親近另一個道場。
 
這次過年在一個如法如律的僧團道場過,感覺非常開心^^。那間道場,其實蠻好的(改天來寫文大推一下,在如法如律的僧團短期出家的沙彌,素質真的很明顯的不同,且這道場的尊者有在教威儀等注意事項),對小尼北尼身分也沒有如傳言的不友善,且淨人素質非常優,不像「明顯沒道德」身邊的法友,只會惡口批評北傳(黃姓女居士、林姓男居士除外,這兩人對小尼而言,是貴人、是善知識的提醒)。這次在道場禪修期間,有位女淨人很可愛的問小尼:「師父,請問妳有考慮轉南傳嗎?很不好意思,我從未對北傳尼師這樣提問過,但是...妳怎麼看,都不像是穿北傳衣服的人,妳應該要穿syl服才對的。」小尼回她:「有想轉南傳,兩套syl服也訂作好了,有位居士發心供養,目前就等待因緣成熟了,不知道有沒有機會轉成功。」
 
其實小尼有跟「明顯沒道德」坦承過自己性格上的瑕疵,同時也很努力的在調整自己,現在重新看到的這番話,只覺得...想叫妳幫忙做事時是一種態度,當時留給小尼的音頻是...小尼不會成為他的包袱,但會不會成為別人的包袱,就不知道了...,如今不想理妳卻是立刻刪除,真的很現實啊!!!
 

S__3596396.jpg

 

現在看到這段文字,只覺得格外諷刺罷了!

 

S__3596392.jpg

 

小尼很努力地想將自己翻整成值得播種的良田,但需要時間轉化,及需要善知識的幫助指點。真心希望自己能得遇清淨的善知識接引,幫助小尼早日走上正道,不要這世間與這些不善業攪和在一起了。

目前,等待手中兩本書出版後,就要切斷網路生活,好好認真禪修了。

 

針對這篇文,你想看到什麼,決定你看到什麼~~事情總是一體兩面,全看你自己的心境,要反射出什麼。

 

小尼只是單純將自己遇到詐騙集團的慘痛經驗敘述出來,沒有想批評誰,也沒有對不起道場,小尼很認真在做自己負責的工作,遇到「明顯沒道德」的人,就是接受這樣不善業的成熟就好,也知道這一切都會過去,注意自己的速行,才是真正重要的事情。

 

其實小尼私下也有與其他尊者做友善互動及請法,每位上座部尊者跟大眾部的比丘,素質不一樣就是不一樣。北傳比丘中,目前小尼唯一想頂禮的比丘只有果道法師。而這位「明顯沒道德」真的是上座部中的異類啊!

 

希望自己能趕快去有正法的地方,非常渴望趕快獲得法益,希望諸天護法能護佑小尼,小尼願將持戒、禪修的功德,與所有護持小尼的人分享~~

 
雖然不知道最後業會把小尼帶到哪裡,但是小尼堅信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,只要記得保持平常心看待、保持正直、顧好速行心就好。
最後,想以《十法經》的第六條、第七條與大家共勉~~
 
出家人應當經常地省察:「一切我所喜愛、可意的會變易、別離。」
 
出家人應當經常地省察:「我是業的所有者,業的繼承者,以業為親屬,以業為依靠。無論我所造的業是善或惡,我將是它的繼承者。」
 
 
祈願~
 
所有痛苦的眾生都沒有痛苦
害怕的眾生都沒有害怕
傷心的眾生都沒有傷心
 
願所有人都平安喜樂~~~
 
 
Sādhu! Sādhu! Sādhu!
 
 
延伸閱讀: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聖小尼 的頭像
聖小尼

聖小尼之佛、禪法與生活部落格

聖小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