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__37879810.jpg

這兩天最熱門的新聞就是…傅達仁選擇安樂死,架構在「因為痛苦,生不如死,個人應該有權決定自己的死亡,擺脫痛苦,安樂善終」。主張政府應該推動安樂死。

小尼父親幾年前也不斷對小尼及其他家屬說:「如果有天我知道得癌症了,或是不久於人世,我一定會去自殺,自己抹脖子,不要拖累你們這些小孩,不要把錢浪費在我身上治療。」小尼聽父親說這話,至少聽了一百遍了,也勸了一百遍了,終於在幾個月前,尼爸終於答應小尼,最後絕對不會自殺,會勇敢面對這一切。因此小尼想講一下自己對這則新聞的看法。

由於尼爸在小尼十幾歲那年就到對岸發展 (無論事業或是家庭) ,因此彼此間不常互動(避免干擾他新家庭的和諧),去年9月尼爸因攝護腺問題回台就診並手術,小尼也因養病而離開常住,因此在尼爸手術期間,及每回的複診時,小尼都會略盡孝道的陪尼爸回診,並藉此機會,與尼爸聊生老病死等議題,想為尼爸先做一些心理建設及準備,要利用這些時間,不經意地替尼爸進行改造想自我了斷的觀念。期間傅先生的要推動安樂死新聞也出現過,於是尼爸用此新聞跟小尼辯駁,說是小尼不懂為人父不想拖累子女的觀念,想讓小尼認同他的做法並沒有錯,但小尼一一駁斥尼爸的論點,讓尼爸啞口無言。

尼爸認為,推動安樂死才是人道的做法,並且也能節省社會成本,這法案應該要快快通過,才能利益全體國民及政府赤字。小尼告訴尼爸,這法案不可能會通過的,因為這存在太多的道德問題。

尼爸:這哪裡有道德問題?這才是造成雙贏的局面,節省社會成本,讓人民不用繳那麼重的稅,也讓病人可以脫離痛苦,不至於為了救病人,然後花掉所有積蓄。

小尼:為什麼要花掉所有積蓄? 如果是生命末期,那採用安寧緩和醫療就好,又不用花什麼錢,而且也能死的舒適,完全不輸給安樂死的效果,甚至還超越安樂死的好處,讓全家都能獲益,健全並完整的走出傷痛。

尼爸:怎麼可能?

小尼:真的,我自己在醫院忙三個月陪那麼多病人,且我達成率是最好的,有效成功讓許多家庭受惠,甚至連基督徒都喜歡我的陪伴。在那期間,還不曾看過死狀悽慘的病人,甚至連病人死後,家屬的悲傷處理,我也一併陪伴處理好。否則,媽媽從生病到往生過程,怎麼能如此平靜坦然接受呢?

尼爸:如果真是這樣,為何傅先生會不知道?他為何會選擇要推動安樂死?

小尼:我哪知?也許他沒有因緣接觸了解什麼是安寧緩和醫療吧!如果他了解安寧緩和醫療,是由一整個團隊(醫師、護理師、宗教師、心理師、社工師)在照顧他們全家(除了陪伴病人,也照顧家屬的心靈部分。)身心靈的部分,可能就不會如此大力推廣吧!

傅先生想自殺,其實他想處理的是痛苦,不是生命。但假如他的痛苦能處理好,你想他會想自殺嗎?

尼爸:當然不會。你看他還去參加兒子的婚禮呢!

小尼:對!說到重點了。如果他當時取得綠燈資格就自殺,那麼他能參加兒子的婚禮嗎? 藥已經吞服,是不可能想回來參加婚禮又回來的。那麼他錯過的是什麼? 又留給兒子什麼遺憾了? 是不是會因為一時的衝動而後悔? 假如他又沒有如願的去到他想去的天堂見到上帝,當真實的事情跟他所計畫的完全不同,那麼他該怎辦?後悔也來不及了啊!

佛法講無常,不是只有快樂的事是無常,痛苦的事一樣是無常的,所以「痛」不可能有辦法恆常存在的。而想自殺的念頭,只有在「痛」出現時才會出現,但當「痛」過去了、消失了,其實就不會想自殺了,對嗎?  就像你術後尿管被血塊堵住,你說痛的想跳樓,但後來痛苦解決了,現在叫你跳樓,你跳嗎?

尼爸:當然不跳。你說得有道理,確實只有那時候才想自殺,平常不會想。

小尼:所以,只要撐過那段短暫的時間就好,耐心的靜靜觀察這些狀況,無論身體或心理的狀況,你會發現很多不可思議的秘密。(由於尼爸沒有信仰,也不信因果,更不相信輪迴,因此小尼不用佛法來引導。)

尼爸:可是老病之後,確實會花很多錢在醫療上面啊!

小尼:為什麼一定會花很多錢? 難道不可以接受病情,然後放棄治療就好嗎?為什麼一定要撒錢搶救呢? 像我…萬一我得癌症,我沒想要積極治療,去接受化療、電療那種折磨的,我直接準備下一步,去面對死亡的事實,然後開始用安寧療法度過剩下的日子。也因為一直是這樣的觀念,所以非常想在那天到來之前,趕快練好四禪八定,讓自己能和尊者們中瘧疾那樣,讓心保持在定靜中休息,讓身體自然去消化那些苦受,讓自己練會「身苦,心不苦」的功夫。

尼爸:放棄治療就不算自殺嗎?

小尼:為什麼算? 你小時候醫療有這麼發達嗎?沒錢看醫生時怎麼辦呢? 現在醫療發達看似是進步,但實際上是一種新的折磨,很多冤親債主反而有管道來討債折磨你的。例如插管不讓你好走,讓你躺在那裏痛苦。

尼爸:所以我不要過那樣的日子,我要自己結束。

小尼:為什麼你認為自己做人很失敗呢?我們一定是你的冤親債主呢? 媽在最後時候,也是自己主張說要拔管,說她已經準備好了,所以我們也尊重她的決定,沒阻攔她啊!為什麼你在看過我這樣陪媽走完最後的路,然後覺得我會捨棄你,棄你於不顧呢? 病房內的陌生人我都那麼認真在幫了,比團隊任何人還要早出晚歸的使盡全力幫助他們善終了,為什麼你會認為你一定會受盡折磨的慘死呢?

尼爸:(沉默不語。)

小尼:你想過沒有,你一直嚷嚷著要自殺,標榜著這樣叫做不拖累子女,你想過奶奶聽了會怎麼想嗎? 以後當她病了,會不會覺得你在明示暗示她,問她怎麼不趕快去自殺,要這樣勞民傷財的拖累你們呢?

尼爸:對齁!你說得有道理,我確實不該這麼講的。

小尼:除了奶奶之外,你也不應該時常在你兒子面前這樣講的(尼爸在對岸還有個剛上國中的兒子),因為如果你真的這樣自殺,那麼你老婆以後生病了,你兒子會不會跟她說: 「妳怎麼不趕快跟爸爸一樣去自殺,要這樣拖累我?」你這樣一直在你兒子面前這樣講,其實也是在逼你老婆以後千萬不能苟活的。你給你兒子的身教非常糟的。

尼爸:你說得有道理,我確實不該這麼講的。

小尼:安樂死牽扯的問題相當複雜,如果以後大家不想孝養父母,是不是就要明示暗示父母應該要趕快接受安樂死呢?否則就是拖累子女? 這樣只會讓病人除了要面對身苦之外,也讓病人多承受了心苦的部分。

「堅持比放棄還要辛苦、還要不容易。」你要教會你兒子的身教,應該是遇到任何困難,都要勇敢接受面對,而不是養成他未來面對困難,就只想靠自殺解決的這種爛身教的。

尼爸:你說得很對,好像會變成這樣喔!

小尼:知道要改要調整,不是只有嘴上說知道,心裡卻又是另一套。

尼爸:知道了,師父!(這時候就會記得稱呼師父了@@)

&&&

回到這篇文章想談的主題…傅達仁選擇安樂死,架構在「因為痛苦,生不如死,個人應該有權決定自己的死亡,擺脫痛苦,安樂善終」。主張政府應該推動安樂死。

如果每個人認為自己面對痛苦,生不如死,是否就有權力決定自己的死亡,用自己的方法去擺脫痛苦呢? 年輕人如果遭遇痛苦而輕生,是否也能講…「我有權利決定自己的死亡呢? 」

下面這是水果日報在傅先生安樂死前18小時的獨家專訪新聞部份內容…

記:為什麼一定要選擇這條路?

傅:一方面為了兩年前倡導這東西,我是台北大學社會系,這是很好的社福工作,不分宗教不分國界,這是我認為上帝開了唯一窗口,上帝是慈悲的,是赦免、救你於痛苦,你很痛苦又死不了,這個方法對你好。如果不行,他自然關門,我來目的很多,不是錢的問題,300多萬是我自己出的費用,你非要走這條路,你不走,台灣老百姓沒法知道。

小尼的疑問是…為什麼他說「上帝是慈悲的,是赦免、救你於痛苦,你很痛苦又死不了。」這整句話充滿著極大的矛盾啊! 如果上帝是慈悲的,為什麼要先讓他生這種病,這樣折磨他,讓他很痛苦又死不了,這樣凌遲他呢? 既然這樣對待他,他為何又會覺得上帝是慈悲的呢? 如果要說這是赦免,實在也太牽強,先把他打落地獄,再讓他找到瑞士「尊嚴」機構,合法取得綠燈資格,這叫做「赦免」? 這怎麼看都像是先給了一巴掌,再幫忙擦藥的感覺啊!

另外這段文字為水果日報,報導傅先生本人釋出一段長達124秒、預告安樂死的告別影片的部分文字…

上帝我的主及弟兄姊妹,確實多好的天,我按照上帝的指示,明天我要走在祂的腳下跟祂走,我要蒙主恩照安息主懷,我這輩子經歷過很多的責難,也經過很多個地獄,贏了好多場也輸了好多場,我這輩子上帝給我太多,我無以回報,按照祂的行事、祂的律定,按照祂可能的日子走,明天祂不讓我今天就走,本來是去年11月10號就走,都沒辦法走成,所以按照上帝所訂的日子,我順服、我應許,我感謝主的恩典,才能夠完成,不然在半路上就摔死了,那叫安樂死嗎?不是,謝謝謝謝主,謝謝我的家人給我這麼多的溫暖。

小尼沒有覺得他是「按照上帝的指示」在走,反而認為他是「沒有聽上帝的安排」,胡亂「插隊」的想擠到上帝身邊,且不願接受上帝所給他的試煉難關,因此他決定盜壘,想就這樣奔回本壘,逃避上帝給他的考驗。不知道此刻他有沒有被上帝「封殺」呢?

Line Today的新聞,用「生命鬥士」來形容傅先生,這感覺好像傅先生是經歷非常壯烈的過程,才能完成走到終點的地方。但根據該新聞的報導,看起來沒有很艱辛的過程。…依據該機構的安樂死步驟,病患必須先服用抗暈止吐劑,過了半小時,等胃部適應,再將15公克的「戊巴比妥鈉」溶於水中,讓病患喝下,因為戊巴比妥鈉味道苦澀,病患會吃巧克力或其他飲料舒緩味覺,約2至5分鐘進入昏睡狀態,最短10分鐘、最長數小時就會因為呼吸系統癱瘓過世,最後再待驗屍確認死亡。

傅達仁選擇的安樂死機構「尊嚴」,20年來已輔助超過2000人執行安樂死,瑞士其實對於安樂死尚未合法,「尊嚴」強調自己是「協助/陪伴自殺」,也就是「輔助性自殺」,自行服藥;整個執行過程都有瑞士警察陪同,之後檢察官、法醫會到現場確認沒有犯罪行為,待病患已經死亡後,就會將遺體送到火葬場,或是交由家屬處理。

上面這段文,小尼只看到這些重點…瑞士其實對於安樂死尚未合法,「尊嚴」強調自己是「協助/陪伴自殺」,也就是「輔助性自殺」,自行服藥…。如果該機構都強調自己是「協助/陪伴自殺」,也就是「輔助性自殺」,那麼某編劇及傅先生一再強調…「安樂死不等於自殺」,這樣的論點,是依照甚麼樣的根據而說出口的話呢? 如果這樣不算自殺,什麼才叫自殺?

所有宗教都強烈反對自殺(IS除外),假如這樣的選擇都可以美其名的說是按照上帝指示在走,那人為什麼要行善呢?善惡因果的定律又該如何解釋呢? 要小心...認同或推廣安樂死的,其實都有勸殺、教殺的嫌疑的,要小心保護自己的業才是。

根據報導,傅先生去年10月他確診胰臟癌末期,11月赴瑞士取得安樂死「綠燈」資格,期間仍挺著病體,不斷為安樂死合法化奔走。…其實小尼只看到他不接受自己的病情,並且很抗拒接受這樣的事實,所以才會在一個月之間,就迅速取得安樂死「綠燈」資格。從這情況看來,他似乎並沒有接觸到「安寧緩和醫療」的訊息。

雖然小尼在取得安寧緩和醫療之宗教師證書過程,被整的相當悽慘,慘跌到整個身心幾乎崩潰的差點自殺。但是不得不公正說一下,還好有參加那次培訓,雖然結果令人不滿意,但在過程中,小尼收穫滿滿,且非常感恩那些病人在生命末期跟小尼的互動,及給小尼的啟示,才讓小尼在前年有能力陪伴母親從整個病程到善終的過程,也讓小尼有能力可以說服尼爸,打消自殺的念頭,這真的要感恩那三個月的訓練。

其實最該感恩的人是佛陀,因為他發現了生命的本質是什麼,並告訴我們如何能讓苦達到止息的方法,只要我們按照佛陀給的寶藏指示圖,老老實實按部就班的跟隨那智者的足跡,總有一天,我們一定能得到那個寶藏的。

雖然小尼至今仍未挖到寶藏,但可以非常的肯定,再也沒有任何事情,會擊倒小尼的,小尼已經學會了如何安穩的乘風波浪,安住好這個變化無常的身心了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聖小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